慕恩Calais

这样的姐姐
超可以。

老爷们喵科动物:

(o゚v゚)ノ依靠本家的那个军服草图,画出来的

【海英受】

※R18,段子
※船员甲乙丙(?)× 海英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船长大人的身体真是一级棒啊。”

  新进几个月的水手一脸疑惑,看着一旁酒酣耳热的资深船员。奖励,他这么说,眼神带着兴奋和一点儿......下流。
  “最大奖!”挥舞着酒杯,向着新船员满满的炫耀,“只要有功绩就一定会有报酬,我还真是跟对人了,敬伟大的亚瑟•柯克兰船长!”
  于是菜鸟船员逐渐多了些在这艘船上的经验,以及多加认识了他们的船长——以海盗世界来说过于突出的容貌引来了不少传言:贵族私生子、母亲是响有盛名的交际花......这并不影响船员对船长的观感。男人嘛,在茫茫大海之中可不是这么轻...

【英诞贺文】

※英英(Oliver x Arthur)
※R18
※雷梗注意
关键字:MC(?)、Tampon(自己查#)、春X、按X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"...WHAT THE HELL ? "
  清晨一从床上坐起,亚瑟发觉下半身传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触感。从昨晚开始下腹部就感到不对劲,难以言喻的闷,以及莫名不太能控制的脾气——幸好没出什么乱子。他不以为意,依然在相同时间就寝,对异状置之不理的后果就是一早起来便爆了粗口。
  暗红色的血迹,从他现在坐的地方扩散开来,弄脏了床单和浅色睡裤——一个本应不会在他身上发生的生理现象,从亚瑟的后穴持续流出略黏稠的液体,他赶...

【原创】Solomon & Devils

角色外貌有参考《魔界王子》
两年半前的黑历史,纪录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西元前约1000年,西亚的以色列。
  他,曾经是国王的私生子,一位被父亲囚禁的孤独灵魂。
  他,也曾经是君主,一位苛重税、毫无人性的暴君。
  他,甚至是一位沉迷于异教,继而死亡的人。
  世人称之为史上最睿智的智者。
  ——所罗门。

  轻轻地阖上书本,他疲倦地揉揉双眼。
  狭小的「房内」仅有一扇小窗,柔美的月光洒落在脚边,对应其他处彷彿黑洞般的晦闇。儘管有扇窗能看出白天黑夜,但他还是不知道过了多久,仅能由身旁的书堆越叠越高和自己从男孩成长为少年而略为得知。
  「已经,过了那麽久了啊......

【仏英】多少个百年呢......?

※百/年/战/争
※微仏贞
※私设地区有

不忍直视的......三年多前的黑历史。
纪录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自从百/年/战/争结束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。
  明明是你胜利了啊......依你的个性,应该会跑来大肆炫耀一番的,不是么?
  明明以前踏入这块土地是如此自然......明明以前我们可以和平相处,为什麽现在完全却变了样呢?
  是因为她么?亦或是......他?

  当他意识到时,手中拿着的英式奶茶早已洒满一地。
  他连忙找来一块布擦拭,却意外瞥见那块布上的图案:长方形的布上被分成三种颜色,由左至右正好是蓝、白、红。
  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图的意义,那是他...

女神不分享对不起自己ˊ艸ˋ

*Morisaka:

早前画的安娜女神!

娘塔的大家都超可爱啊~

  而他终究也是离开了你,如同自己过去做过的那样。
  你曾经不明瞭为何对方在自己离开时会有如此大的转变,直到你的名从这个世界上渐渐消逝。
  就这样成为疯子吧,顺水推舟。
  对方是否也是如此呢?

大概是Oliver相关(?

[APH/法英]危險遊戲

就这样断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方如此糟糕:3

作死兵:

#APH

#AU_法英

#年齡限制有

#綑綁有

#強迫有

亞瑟在自己的汗水裡醒來。

經年累月的習慣讓他沒有輕易就放鬆警惕,特務的本能讓他的五感在黑暗中一瞬間變的敏銳。好像全身的毛細孔都被放到最大,一陣涼意自他的皮膚直透透竄進骨子裡。

他逃不出這片黑暗,自己是被什麼給綁著的。

“喲,醒來了?”

“......弗朗西斯?你他媽最好先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!”

他聽得見,那雙義大利手工製的皮鞋從遠方慢慢靠近而放大的聲響,特別猙獰可怖。亞瑟不大喜歡這樣的氣氛,真是怪異極了。他不知道弗朗西斯怎麼了,醒...

是不是该来准备英诞了(深沉

21天,我仍然什么都还没做:D

【异色仏英】

※R18
※虽然肉体(X)上是仏英不过我觉得精神上比较像英仏(?

来说明我这边用的设定:
弗朗索瓦:酒鬼、烟瘾,厌恶麻烦,对Oliver的感觉是‘超级麻烦谁能把他带走’(by夜羽),觉得性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,不过会被Oliver烦到妥协。
Oliver:脸上有雀斑并且非常讨厌自己的雀斑,会用东西遮。太久没性爱的话会长出雀斑所以......你们知道的
欧美同好的设定实在是2333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直以来你都很讨厌自己脸上的雀斑。
  密密麻麻散布在脸上让理应是白皙的肌肤有了缺陷,照镜子时便异常刺眼,当它们出现在你的视线当中时你恨不得把你的脸皮撕了。
  有解决方法吗?...

我喜欢蛋糕,也喜欢你哦。
只是糖加太多的话就会变苦了对吧?

呐,我们之间,曾经洒过糖吗?
一转即逝,加进咖啡裡头的话,就算有但加得不够多也不会甜呢。

一点儿小感触。
心脏突然揪起来的感觉。

【深夜六十分】圣职者(Oliver × Francoise)

※英仏娘,不过英是Oliver
※架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修道院附近有一家远近驰名的甜点店,每到营业时间人潮总是络绎不绝――大部分是女性。而甜点店的主人一看就不是当地人,据说是从海峡对岸来的,整间店的基调是淡淡的粉红色,衬着店主人的湖蓝双眼更添少女气息。
  假日傍晚,在众多女性顾客中有一位总是吸引在座客人的目光,不单单是因为未施胭脂的面容胜过其他打扮过的女孩子,更是因为身上黑压压的修女服与这儿的风格格格不入。弗朗索瓦丝带着笑走到柜台前,放了几枚铜币后和站在柜台旁的店主人聊起天来。
  “生意总是这麽好呢,奥利弗,能一直待在热闹的气氛中真好。”对比这裡的明亮,夕阳馀晖...

【英英】玫瑰战争

※英英
※OOC可能
※乱用英文(wt
※写一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(你
※请发挥对亚瑟的爱分出两个亚瑟吧☆(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百/年/战/争终结已过数年,身为战败者的岛国境内仍旧喧闹不止,王位上坐着的人过于年轻,任谁都想尝试将这弱不禁风的拥有者剔除。
  “看着你和那傢伙把爪牙伸进王室我就浑身不舒服。”大厅一角,两个相似的青年拿着酒杯,不论外貌或衣着几乎一致,只有胸前象徵家族的徽章能分辨出两人。
  “话别说得这么难听,是‘护国公’,那可是你的上司加冕与他的称呼,Arthur of Lancaster(兰开斯特)。”左侧的青年应答,纯白玫瑰的图样在胸口折射出微弱...

【异色独战】

※试着用异色写看看历史向
※异色味音痴
※段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提起枪,你将枪口抵在对方下颚强迫他看着你,阴雨使得你们两人显得更加狼狈。
  “你也等这天很久了对吧?奥利弗。反正你也很讨厌看到我不是吗?正好趁着今天可以甩掉我,一举两得。”瞪视对方的蓝色双眼,从孩童时代累积起来的怨恨在这时通通爆发开来。
  “噢别冲动艾伦,我怎麽会讨厌你呢?你和史帝夫都是我的宝贝啊。”
  “不要提那该死的史帝夫。”很冷,不只是不断浸湿衣衫的雨水,还有你因为关键字而降低温度的语调。
  “对,我就是比不上你最亲爱的史帝夫,今天结束之后你是不是又要投入他的怀抱?”反正不论做什麽你的眼裡只有他...

【英子米】过失杀人

※算是英子米
※人类设定
※亚瑟大概醉了(#
※第一人称世界可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亚瑟.柯克兰,21岁,剑桥大学在学学生。”

  对这是我,有什麽问题吗?我想资料应该不会出错?
  好好抱歉,我只需要确认是否有误不必多说后面那些话,所以说你们这些人真是硬邦邦的,一句一句制式话的问题不觉得厌烦吗?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,我好的很,也不过喝几瓶啤酒而已,你看,我不是乖乖坐在椅子上吗?虽然一点柔软度都没有。你问要开始说了没?赶什麽时间呢真心急啊你,好好好既然你都催我了我就开始说吧。
  亚瑟•柯克兰,21岁生日刚过,剑桥大学离家不远――我想这些资料你应该都有吧?还有一个弟弟,...

【涉江採蓝芙】

黑历史啊啊啊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你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蓝紫色的花海。
  山脉环绕在你的四周,清晨的薄雾使得景色变得朦胧,你试着走进那花丛间,想一嗅这花朵的香气――好舒服的味道。
  你满意地眯起眼,想往花海更深处走去,但上天彷彿不给你机会似的,薄雾瞬间变得浓厚,蓝色花朵从你面前消失,接着视野只剩一片白茫,而后转为漆黑。
  「还想睡多久?蹭饭的。」右手传来一阵吃痛,厚实的靴子毫不留情地踩在你的手掌上,几乎将你的右手深深埋入被你充当枕头的稻草堆裡。上方传来不屑的啧声,一脸嫌恶地移开脚,改用踢腰部迫使你站起来。
  「唔......很抱歉睡到现在。」你抬...

【菊中心】日/本投降相关

※历史向
※因为是历史向基本上算是没什麽CP感,顶多组合吧(?)登场人物有菊、伊万、阿尔
※自爽用(#
脑洞大私设多(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已经多久了,永无止尽的争战。
  挥之不去的烟硝味频频刺激着你的嗅觉,伴随枪响和遍佈全身的疼痛,两天前那枚威力前所未见的砲弹使你一度失去了视觉,今晨睁开双眼视线依旧模煳不清。
  阿尔弗雷德•F•琼斯。你低喃,耳边响起他说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
  四年前上司决意进攻使你和他纠缠至今,这段期间两军交锋无数次。感到厌烦了吧?瞪着下属送来的文件,你也说不准这句话是向谁说,或许在广/岛上空浮现的蘑菇云就是最好的回答。“下一步该如何?”重...

【东西兄弟】Ich Vermisse Dich

    你已经在那裡等了好久好久。
    多年前的战争画面至今仍在脑中佔据不少空间,烟硝味彷彿还在四周侵蚀你的嗅觉,掩盖过餐桌上菜餚散发出的香气――那些特地为他准备的晚餐。
    纵使你知道他根本不会回来。

    1939年,二/战在那裡燃起屠杀的火苗,破坏原本你和他单纯的生活,你为了祖国拾起久未擦拭的枪,为的是守护你的信仰。那天晚上,你和他吵翻了,因为他并不赞同你所认定的团体,愤怒使他把最心爱的啤酒洒了一地,刺鼻的酒精味慢慢扩散到整个客厅,就好像他对你强烈反对的具现――...

将时间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吧。

(头像:鏡音雪櫻/背景:九条轮)

© 慕恩Calais | Powered by LOFTER